哲学百科

广告

最新完整版灵异小说「阴间调查局」全文免费阅读

2019-01-03 18:43:26 本文行家:bosentu

阴间调查局作者:沧浪水简介:“303公交车”“老坟下的哭声”“故宫走廊的头发”“重庆无头出租车司机”异案调查局组员张垚,给你讲解那些年我亲身遇到的灵异无解案件,案件的结局,颠覆你的三观,冲击你的视网膜,惊悚慎入! 阅读全文搜索关注~微信,公众号:千千书楼。或QQ群聊927492676 由于文本可能有违禁词不能发太多的免费文本需要各位到公众号《千千书楼》.回复书号:《12》 即可继续阅读免费 《阴间

 

阴间调查局

作者:沧浪水
简介:

“303公交车”“老坟下的哭声”“故宫走廊的头发”“重庆无头出租车司机”异案调查局组员张垚,给你讲解那些年我亲身遇到的灵异无解案件,案件的结局,颠覆你的三观,冲击你的视网膜,惊悚慎入!

     阅读全文搜索关注~微信,公众号:千千书楼。或QQ群聊927492676 由于文本可能有违禁词不能发太多的免费文本需要各位到公众号《千千书楼》.回复书号:《12》 即可继续阅读免费 《阴间调查局》 小说全文章节 !也可回复任何数字即可阅读其他各类最新的免费小说
(声明: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,大家一定要记得关注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,谢谢各位)

第六章 张霞之谎

处理现场,拍照取证,唐依等人都是有经验的老手,相对于那些现场混乱、血迹遍地的命案来说,这种‘失足溺水’的案子并不难办,做好这一切后,就把尸体抬上车,将张霞带回警局录口供。

相对来说,作为档案科的我,此时就像个看热闹的路人,除了帮忙搭把手,其他也没什么可做的。回去的路上,唐依忽然说要我和她坐一辆车,有事情单独找我。

我愣了一下,唐依单独找我干什么?其他几个警员用奇怪而火热的眼光看着我,这些人都是单身,对唐依有意思。确切的说,唐依这种美女警花,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对她有意思,她单独找我已经足以让他们嫉妒了,这起案子她是被局长点名任命的组长,又是以探讨案情的说法找我,其他人也只能听从。

"大勇、王野、你们两个和张霞一辆车,带回警局,路上注意安抚情绪。"

"是!"

"文昊、小华,你们两个和法医刘明一辆车,把尸体带回去。"

"是!"

"曾泰,你辛苦一下,和民警同志对现场收尾,和他们一辆车,稍后警局汇合。"

"是!"

唐依拿着车钥匙上车,我坐在副驾驶,先行离去。

"唐依姐,你单独找我有什么事?"

"姐?你是在说我老么?"唐依看都没看我一眼,冷声的问。

我撇了撇嘴,忙说哪有啊,放眼警界,有几个女警的姿色可以和你相提并论?我哪敢说你老?

"少来这套,我问你,你怎么和这个死者认识的,看样子你和他认识不久,应该不是很熟悉吧?"

我点头称是,说我昨天才认识他,昨天我来过这里。

她把油门的力度放缓,车子速度减慢了,问我,"你昨天来这里干什么?"

我说我是为了‘323水库案’来的,录档案的时候发现有蹊跷,所以来这里看一下。

车子的速度更慢了,唐依对‘3.23’这起案子很敏感好奇,每次提到这件事,她的神色都会不经意的变化。

"你们昨天都聊了什么?有什么发现?"

我把昨天和周祖的聊天内容几乎一字不漏的转述一遍,作为刑侦人员,要拥有超强的记忆能力,每一个细节都要做到不疏漏。紧接着说:"还有一个重大的发现,开源水库里面没有鱼。"

嘎……

一脚急刹,没系安全带的我的脑袋直接撞在了挡风玻璃上,我捂着脑袋问怎么了?为什么刹车?

她没回答我,追问:"没有鱼?你确定吗?"

我一面摸着额头,"确定,我亲自去看过,这水库很奇怪,不光是鱼虾,就连青苔都没有。你没发现水库清澈的吓人吗?浅一点的地方都能看到底了,而且昨天晚上我还差点淹死在里面。"

奇怪的是,唐依的表情只是惊讶了一下,并没有对我的话产生怀疑。

如果是正常人听到我的言论,肯定会不假思索的怀疑我,在某种意义上来说,水库里没有鱼,和大海里没有水的扯淡程度是划等号的。偌大的水库,不可能没有鱼!可她的反映却并不夸张,略微思索了一阵后就继续开车了。

我问她这起案子你怎么看?

"初步鉴定是醉酒失足,死者舌头有点青,这是典型的酒精中毒的现象。具体就看法医那边的解剖了,如果药检没问题,八九不离十就是失足了。你觉得呢?"她反问一句。

"我觉得未必!"

"嗯?"唐依出奇的转过头看了我一眼,"此话怎讲?"

"因为昨晚周祖和我说的话表示,他非常的抵触那个水库。民间传闻那个水库闹鬼,根据死亡时间和我离开的时间来看,他去水库的时间大概在下午六点到十点之间,这四个小时里,山上已经黑了。本来就抵触水库,他为什么要天黑去那里?死亡动机不明,并且昨天他留我在家里吃饭,并没有说留我在家里喝酒,这证明他平时是没有饮酒习惯的。最重要的是,他死亡时的眼睛是睁开的,我试着把他的眼睛合上,却没有用。这证明死者生前视觉神经肌肉紧绷,一定是努力睁眼盯着某样东西,才会导致死亡后肌肉不能正常舒展,变的僵硬。所以我推论是这是一起有预谋的、故意伪造现场的他杀。"

"张垚,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嘛?"唐依出奇的转过头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带着赞许的流光,这也是我第一次和唐依对视,不得不说,她的眼睛很大,眸子很清澈。如果拿什么东西比喻的话,那就好比水库里面的水,水是可以清澈的见底,而唐依的眼睛却清澈的发光。

水库有人在里面溺死,而唐依的眼睛也足以迷死无数男人。

我尴尬的笑了笑:"具体我也不知道,一切还是得等法医结果,还有……张霞的口供。"

"嗯,虽然你说的目前还没有得到验证。不过这番推理我很佩服,这证明你很厉害的。你来了多久了?应该有三个月了吧?转正没?"唐依闲聊问。

"哪儿啊!我都来了半年了,早转正了,不过档案科转正也没什么用啊。就多了三百块钱工资,加上了五险一金,扣了五险一金以后,我这三百块钱工资还不够倒贴保险钱的!"

我来档案科以后也一直默默无闻的,唐依这种众星捧月的女神平日里自然不会关注我的存在。但唐依的大名,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有耳闻了。

我和她是同一个警校毕业的,她是大我一届的学姐,我上大一的时候,她大二。

那时候就见过她无数次站在颁奖台上,在印象中她是个女强人,除了一次格斗比赛中她输给了一个二百多斤的胖子,几乎所有比赛她都是第一名。我还记得她输了格斗比赛的晚上十点多,我吃宵夜回来路过训练场,她独自一人在加练。

"哈哈,慢慢来呗。想发财就不要做这一行,随便做个什么都比这个工资高。"

我的吐槽当成了笑话,她笑了,发出银铃般的笑声。

汽车在公路飞驰,我们和曾泰等人前后脚到了警局。

唐依问曾泰现场还有什么发现,曾泰拿出一个很大的塑料证物袋,里面放着一根被卷起的电缆。

"唐依姐,那个水库很久没有人上去了,周围也没有供电设施,但是水上还漂着一截电缆,我觉得有点奇怪就拿回来了。"

见到电缆,我心头猛地一颤,这就是昨天晚上我在水中抓着的‘救命稻草’啊!如果不出意外,上面还有我的指纹呢!

"不错,等刘明回来,把这个交给他检验一下指纹,另外还有个事要辛苦你。"

"啥事儿?"

"等文昊回来后,你开车和他再去死者家里一趟,搜索下有没有奇怪的东西,比如酒瓶之类的,另外查找一下他的人脉、问下邻里街坊他生前的人际关系和纠纷。"

"保证完成任务。"

曾泰身高一米七五左右,是个心细的人,办事有时候有点死脑筋,不过却是个值得信赖的靠谱人选。

不多时,文昊和小华跟随法医刘明一起回来了,跟着打下手去了。曾泰将相关证物一起交给刘明送检,就带着文昊一起去了死者家中调查取证。

王野和大勇把张霞带到了口供室里面,因为张霞是案发现场的第一目击者,同时也是死者的家属,没道理带进审讯室的。我在进去之前,问了王野一句:路上张霞有什么情况没?

张勇回答一切正常,除了情绪低落一个劲儿的哭,没有异常。

我跟着唐依进去,在现场时张霞已经见过我,再一次见到我也不惊讶。

"张大嫂,你说说是怎么发现的周大哥尸体,他为什么会去水库呢?"

"昨天你走以后,周祖就喝了白酒,喝多了以后非得要上水库里钓鱼。我平时很反感他喝酒,一喝酒我就和他闹脾气,也没管他,谁知道他竟一夜没回来。早上我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儿,去水库找他的时候发现……已经晚了。"

说着说着,张霞又哭哭啼啼起来。

我和唐依对视一眼,继续问:"周大哥不是很忌惮那个水库吗?为什么还去钓鱼?"

"他平时不经常钓,只是喝了酒就去水库,我们家条件不好,很少吃肉,倒是他经常去水库钓鱼。"

上一章下一章
第九章 有没有鬼

老大娘见唐依有些不对劲,手在唐依面前晃了晃。

"小……小姑娘?你没事吧?你不会也中邪了吧?"

我也感觉唐依的举止有些奇怪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"唐依你怎么了?什么叫你害死了周泰?发生什么事了?"

唐依眼中失神,整个人都呆滞住了。

"十年前哥哥就是这么出的意外,十年后又是这样,我该怎么办……"

我一直觉得唐依对十年前的水库命案有了解,原来唐依的哥哥也因为十年前的案子去世了。

我看过那案子的卷宗,记得那案子里出事的人员名单,从头审视一遍,不觉一惊。

"唐……唐锋……是你哥哥?"

原来当年锋芒毕露的刑侦队副队长唐锋就是她的哥哥,难怪唐依在警队的出色程度丝毫不逊于当年的唐锋!

唐依精神有些崩溃,双手抓着头发缓缓蹲了下去,显然她哥哥唐锋的死在她心里造成了不小的阴影。

"唐依你冷静一点,周泰的死跟你没有关系,你不要把所有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。"

"我明知道那个水库有问题,但还是派周泰来这个水库,导致他也出了事,是我害死了他……"

"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,周泰是奉公行事,就算周泰不来,也会有其他人被委派过来,你不要胡思乱想,我答应你,一定找出真凶,好么?"

我的话起到了一些安抚的作用,唐依慢慢转头望着我,看得出她眼神中的恐惧。

"可是各种证据表面周泰是自己溺水,而且这大娘不是说……"

"我不相信这世上有鬼,一定是有人杀害周泰,我一定会把他找出来,你镇静一些。"

唐依渐渐的冷静了下来,眼中渐渐恢复了理智,轻轻的搓了搓脸,随后缓缓站了起来。

"谢谢你张垚,我没事了。"

我淡笑着点了点头,我还是第一次见唐依有这般模样,不知不觉对唐依的了解也多了一些。

其他警员知道这案子诡异,最多也就是害怕,可唐依平时这么冷静一个人,却险些因此精神崩溃,不知道唐锋的死给她造成了多大的阴影。

就在这时,这老大娘的临屋提着一篮子野菜,踉踉跄跄的走了回来。

我对唐依使了个眼色,唐依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,随后我和唐依分开询问两位大娘。

起初我觉得老大娘在撒谎,我打电话给文昊证实过,文昊当时处在的位置离水库更近一些,但是他并没有听到有女人溺水的声音,而且水库里也没有女人溺水。

可分开询问之后才发现,两位大娘对于周泰当时的反应,以及其中的一些小细节,回答都完全一致,如果她们是说谎或是串供,不可能连小细节都考虑的到。

所以结果证明这两位老大娘没有说谎,周泰当时确实听到了什么声音,然后跑开了。

两人提供的时间也与文昊给我们打电话的时间前后差不大,也就是说周泰离开这里之后没多久就溺水了。

这个结果让我很不安,周泰死前奇怪的举止,无疑让他的死蒙上了一层诡异的气氛。

从两位老人家离开之后,我便和唐依到山上搜查。

我推测,如果周泰真的是他杀,很有可能是凶手通过一些声音,将周泰引到了某一处,然后实行了将其打晕等手段,随后将晕了的周泰抛进水库。

可是搜查一番才发现,这附近除了水库,没有其它有水的地方。

"会不会凶手并没有在水里,只是制造了一些声音,让周泰误听成有人溺水?"

唐依的怀疑我不是没有想过,但是根据两位大娘的口供,周泰在听到声音后的第一反应便是有女人溺水。

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能让周泰觉得是女人溺水了呢?又是什么样的声音能让周泰听到而两位老大娘听不到呢?

调查了大半个山头,依旧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,唐依的脸上渐渐不安起来。

"张垚,你说周泰的死……真的是有人故意行凶么?"

显然唐依对这水库案的阴影很难抹去,至始至终也没办法保持完全的冷静和理智。

虽然我也不敢百分百肯定,但我还是点了点头。

"可是……凶手为什么要杀周泰?他跟十年前的案子也没关系,和周祖的案子同样没关系。"

"或许是为了掩人耳目吧,从他杀死周泰的手法来看,凶手拥有很强的反逻辑和伪造现场的能力,凶手杀的人彼此之间越缺乏联系,能查到凶手的可能性就越小,史上难破的案子大多是被害人之间毫无关联的连环杀人案。"

对于这一点,唐依十分清楚,但她依旧疑惑道"那为什么凶手不杀文昊,而要杀周泰呢?文昊当时也在场,从体型上来看,文昊消瘦,周泰粗壮,如果是为了掩人耳目,岂不是文昊看上去更容易得手一些?"

我猛地一惊,唐依的话倒是提醒了我。

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文昊提供的线索,之前文昊和周泰两人是一起行动,后来文昊回到警车里给唐依打电话汇报,而周泰则四处走访。

两人同时落单的情况下,凶手选择杀害周泰,那就说明,凶手处在的位置距离周泰更近一些,或者是他一直在这山里,根本没有看到文昊!

我立刻回身对唐依说道"快!立刻叫人对这周围的山头进行排查!另外对周围所有的居民进行调查!千万叮嘱他们!一定要两人一组!凶手很有可能就藏在这附近!"

唐依点头回应,随后立刻安排下去。

"调查的事一时半会恐怕难有结论,尸检结果应该不就之后就会出来,我们先回局里,我想再看看和张霞有关的资料和证据,看能不能查出她帮凶的事情,如果周泰是他杀,凶手很有可能是张霞的帮凶。"

唐依开着车,路上我把我的推测全都告诉了唐依,她也开始渐渐相信,这件事是有人故意行凶,情绪也是彻底稳定了下来。

"谢谢你张垚,要不是你的话……"

我难为情的挠了挠头道"你就别老谢我了,其实我也没做什么,只不过……你哥哥唐锋的死似乎对你影响很大。"

等到唐依平静之后,我才敢跟她讨论这个问题,本以为她会一笑而过,没想到她竟对我侃侃而谈了起来。

"哥哥死那年,我才十四岁,水库死人之后,家里每天都会来很多警察,和哥哥讨论案情,可后来不知怎么,来的警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减少一个,家里的气氛也渐渐沉重起来,直到后来,连哥哥也没回来,我才知道,那些人,包括哥哥,都溺水身亡了。"

"我清楚的记得,哥哥死前,来到家里的那些警察就像精神失常了一样,每次到家里都会大吼大叫,说那女人死在水库里,怨气不散,化成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那些话对当时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噩梦。"

"后来案子草草结案,哥哥的死也一直没有查清楚,我当上警察之后,便开始研究十年前的案子,可是线索证据都太少了,而且连警局都拿这件案子没有办法,这让我不得不想起那些警察死前说的话,也渐渐开始相信,那水库里……说不定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,这件事也就成了我心里难以磨灭的阴影。"

我点了点头,表示完全可以想象,小时候家里经常有人来找爷爷,每当听他们说有死人的时候,我都会吓的整晚睡不着觉。

"你放心,这件案子和十年前的案子没有什么关系,而且我答应过你,一定会把凶手找出来。"

唐依欣慰的笑了笑。

"但愿吧。"

一番交流过后,我和唐依的关系也渐渐近了一些。

回到警局,我重新把和张霞有关的证据审视了一遍,张霞肯定有帮凶,这毋庸置疑,关键在于这个帮凶是谁?

我叫来调查科的人,指着张霞那张保险单上问道"这上面的保险业务员调查过了么?"

调查科的人点了点头说"调查过了,但是没有任何可疑点,而且这个业务员有充分不在场证明。"

"那有没有问过当时去投保的人是谁?"

"问过了,他说投保的人就是死者周祖,没有其他人陪同,我们调查了监控录像,内容属实。"

我双手交叉,托着下巴思索起来。

从之前周祖的一些举动来看,他对张霞确实有感情,可是他毕竟只是个粗汉子,而且张霞又是他买来的媳妇,要他想到给张霞买一份五十万保额的意外险,却是有些困难。

这么看来,很有可能是有人教唆鼓动周祖买的这份保险!

我对调查科的人说道"立刻派人去查清周祖的社会关系以及亲朋好友,他这种人社会关系应该十分简单,把名单全都列给我。"

那人多少有点为难的说道"社会关系再简单,那也得不少人吧,你至少给我们点范畴啊,不然你怎么找嫌疑人啊。"

我胸有成竹道"放心吧,我自有办法。"

调查科的人看了一眼一旁的唐依,唐依点了点头道"去吧。"

那人一脸无奈,最后转身走出了房间,派人搜查去了。

就在这时,法医鉴定科那边打来电话,要我们过去,说是周泰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。

一听这消息,我和唐依立刻赶了过去,法医拿出坚定报告,给了我们两人一人一份。

"死者肺部大量积水,无其它伤口,确实死于溺水,皮肤、粘膜有淡淡的樱红色,血液和各脏器都呈红色,肌肉也表现为浅红色,特别是胸大肌尤为明显。"

唐依微微皱眉"这代表着什么?"

我轻吐一口气,放下尸检报告道"周泰死之前,有轻微的一氧化碳中毒现象,和我想的一样,周泰溺水之前,已是处于无意识状态。"

那法医轻瞟了我一眼,问道"你也学过法医鉴定?"

我摇了摇头道"没有,但是我看过我爷爷的尸检笔记,多少知道一些。"

"你爷爷?你爷爷是谁?"

"张天盛。"

那法医瞪大了眼睛望着我,像见了鬼一样"你……你说谁?"

上一章下一章
第十章 剑指冯坤

那个负责验尸的法医瞪望着我,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我看了一眼他的铭牌,才知道他叫李浩。

"怎么了?你认识我爷爷?"

李浩好像明白了什么,微微点了点头。

"当然认识,法医界的老前辈,怪不得你这么快就知道是一氧化碳中毒,看来你这个张天盛的孙子也不赖啊。"

这个李浩法医给我的感觉怪怪的,我也听不出他这句话里到底是夸我,还是有什么别的意思。

"谢谢,我们还是来分析报告吧。"

李浩点了点头,继续应道"从尸体检查报告来看,死者在溺水之前,有中到重度的一氧化碳中毒,但并没有致死,致死原因是肺部大量进水导致的窒息。"

唐依疑惑道"为什么是中毒到重度,难道不能解析的更准确一些么?"

李浩摇了摇头道"并不是不能确定,而是死者在一定程度的一氧化碳中毒之后,及时的离开了含有高浓度一氧化碳的区域,体内的一部分一氧化碳脱离,也就导致了最后这种情况,不过奇怪的是,一般重度一氧化碳中毒之后,中毒者已经基本丧失行动能力,他是如何脱离带有一氧化碳区域的?"

我微眯着眼睛应道"是凶手,凶手将重度一氧化碳中毒的周泰带离中毒区域,然后来到水库旁,随后将还未完全死亡的周泰扔进水库,失去意识的周泰无法挣扎,结果就被活活淹死,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恐慌,凶手对水库周围应该十分了解,也应该清楚十年前水库里死了人。"

"这么说来这个案子真的是人为的了……"

唐依和我对视了一眼,淡然一笑,虽然目前还有很多疑点,但这个结论足以让她松一口气。

李浩望向我,饶有兴趣的问道"还有什么新发现?张大神探?"

李浩阴阳怪气的声音让我很不舒服。

不再管他,我仔细分析着案情,现在凶手的杀人手法有了,但是整个过程仍有很多疑点。

"首先,以周泰的体型,要达成重度一氧化碳中毒需要每立方米一千一百七十毫克以上,那么周泰是在哪里中毒的呢?水库周围什么地方能让一氧化碳达到这种浓度?"

"其次,根据那两个老大娘的口供,周泰在离开他们那里之后不久就溺了水,这么短的时间内,凶手是如何让周泰一氧化碳中毒,然后又将其投入水中的呢?"

"而且如果真的是凶手所为,为什么河边只有周泰的脚印,并没有其他人的脚印?这些疑惑,目前都弄不清楚。"

就在这时,一个法医助手走了进来,对李浩说道"浩哥,死者指甲里的碎末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,全部为青草碎末,其中大拇指中最少,小拇指其次,其它三指中的碎末较多,鉴定科那边给出的结果是,很有可能是死者倒拔青草时留下的痕迹。"

李浩点了点头,便让那助手出去了,随后回过头望向我们。

"怎么样?听清楚了么?"

我微微点头,话是听清楚了,但却感觉这案子却越来越麻烦了。

周泰为什么要去拔河边的草?他又是什么时候拔的呢?会不会是凶手为了掩人耳目而故意做的假动作呢?可是有那么多掩人耳目的方式,为什么要让周泰去拔草呢?

一连串的问题涌现在脑子里,虽然疑惑越来越多,但脑海中的拼图却是越来越清晰,我总感觉,凶手马上就会浮出水面了!

尸检结果讨论后不久,去调查水库周围的警员就打来了电话,警员们调查了山里和周围的居民,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,也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线索。

这样看的话,应该是我的方向搞错了,凶手杀死周泰恐怕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掩人耳目,很有可能还有其它原因,只是这个原因,还没有弄清楚。

天色渐渐已晚,考虑到安全问题,唐依让他们全部撤了回来,我也累了一天,便回家休息去了。

回到家后,爷爷早早的就做好了饭,一看我进来,便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。

"今天是不是又去查案了?"

我瞪大了眼睛,爷爷总是这么厉害,我啥都没说,他就知道我干了什么。

"爷爷你快说,你是怎么知道的?"

爷爷笑了笑道"连这点小事都看不出来,还想破案?你这身上又是女人香,又是消毒水味,而且袖口和裤腿有泥渍和草絮,最关键的是你这张脸,一脸苦有所思的模样,你个小小档案室文员还能搞成这样?显然是去查案了。"

听着爷爷的分析我好是羡慕,这么多线索,只要瞟一眼就能知道,我要是有爷爷这本事,估计以后就没我破不了的案子了。

"爷爷,要不你教我破案好不好?你这么厉害的本事,不传给我的话,不觉得可惜了么?"

爷爷瞪了我一眼"滑头!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?爷爷知道你想破案,但是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,而且你不适合这个行业,你把这个案子破了,过了瘾就行了,这件案子结束之后,不管结果如何,都不许再碰其它案子了。"

我不甘心的努了努嘴,但看爷爷那认真的模样,我也不敢反驳。

晚上我躺在床·上,整整一晚都没有睡着,脑袋里想的全是案子的事。

第二天早上,天刚蒙蒙亮,唐依就打电话给我,让我赶紧去警局,说是周祖的社会关系调查出来了。

我飞一般的赶到警局,拿着那张足有五十个人的名单,扫了一眼。

"就是它了!"

唐依有些不解,对我问道"你查这份名单有什么用啊,难道这里面有张霞的帮凶?或是杀害周泰的凶手。"

我对唐依安抚道"先别急,现在还不敢肯定,但是用不了多少时间,应该就会有结果了。"

我拿着那份名单,来到了关押张霞的审讯室,我一进门,什么都不说,就开始读名单。

我一边读那份名单一边观察张霞的一举一动,她的神情,她的小动作,任何一个细小的细节都没有放过。

将整个名单读完,我和张霞一句话都没有说,随后快步走出审讯室,随后指着名单上的一个人名。

"找人去调查一下这个叫冯坤的人,一定要想尽办法把他找出来并带过来。"

唐依对我十分信任,先是吩咐下去,随后转过头对我问道"为什么要查那个叫冯坤的人?难道他是张霞的帮凶?"

"很有可能,但现在还不敢肯定,需要把这个人带过来才知道。"

唐依微微点头,问道"那你是怎么锁定冯坤这个人的呢?我看你什么都没干啊。"

我微微一笑,对他解释道"我推断以周祖的性格,不可能会想到给张霞买一份保额五十万的保险,所以一定是有人鼓动他买的,既然周祖会相信这个人的话,说明这个人和周祖的关系应该很近。"

"可周祖的死却证明,鼓动周祖买保险的这个人,很有可能是站在张霞这一边的,换句话说他是在帮助张霞,既然他会帮张霞,那这个人至少与张霞相识。"

"周祖和张霞住的比较偏僻,再加上张霞是周祖买来的媳妇,所以平时并不会让张霞在外抛头露面,两个人的社会关系都很简单,共同认识的人应该也没有几个,所以我让调查科去查周祖的社会关系,想找出两人共同认识的人,然后再逐一排查。"

唐依微微点头,似乎明白了一些,随后又问道"可你怎么肯定冯坤就是两人共同认识的人呢?我看你刚才只是在读名单而已。"

我笑了笑,继续解释道"我一进去什么都没说就开始读名单么,张霞在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下听到我在读名单一定会蒙,会在想我是在干什么,这个时候当她听到自己认识的人名字时,身体就会跟着反应。"

"比如她若是猜到我在干什么,眼中的疑惑会明显减少,或是在一堆陌生人名中听到一个自己认识的,眼中就会有一点点惊讶,或是更加的疑惑,我就是在观察她的反应,我注意到,当她听到冯坤这个人名的时候,她开始变得坐立难安,双手不停的搓手指,眼中有明显的担心,甚至是恐慌,显然她对听到这个人的名字感到意外甚至是害怕。"

唐依听了我的解释后,嘴角上挂着欣喜且迷人的笑容,不愧是女神,一笑倾城。

"还真是有两下子,行,有你在,这案子估计很快就能破了。"

我摆了摆手道"你可别给我压力,现在没解开的疑惑还有一大堆,哪那么容易就破案啊,不过这个冯坤或许就是破案的关键。"

等待总是漫长而茫然的,手里暂时没有其它线索,我们只能等着冯坤这条线。

等了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,队里的人就把冯坤给抓了回来。

老实说这个消息不但没让我开心,反而让我更加失落。

从凶手杀害周泰的手法来看,凶手拥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,恐怕不会这么轻易被警察找上门。

可是冯坤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落网了,这让我不禁开始担心起来,冯坤可能不是杀人凶手。

既然冯坤不是帮凶,张霞为什么要对他有这么大反应呢?

我和唐依待在审讯室外,听着审讯室内的询问。

"说!周祖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!"

冯坤连忙摇手,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,说道"我平常的确干了一些伤天害理的事,可那也是为了填饱肚子啊,你让我杀人,那是打死我都不敢啊。"

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在撒谎,难道真的和我担心的一样么……

"那你说说,平时都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!"

冯坤脸上一阵犹豫,被审讯的警员喝了两声,才老实交代。

"平时就是偷点钱,好个赌,没事还偷个人什么的……也就这些了。"

"偷人?"

冯坤点了点头道"就是有想要孩子的我就给帮忙偷个孩子,有想要媳妇的我就给偷个女人,但是我对天发誓,我从来没有杀过人,警察先生,你得相信我啊!"

"你觉得你做的这些事比杀人还强到哪去了么?给我坐好了!"

我和唐依对视了一眼,这才明白,张霞为什么会对冯坤反应这么大,原来张霞是冯坤帮周祖偷来的媳妇!

上一章下一章


    阅读全文搜索关注~微信,公众号:千千书楼。或QQ群聊927492676 由于文本可能有违禁词不能发太多的免费文本需要各位到公众号《千千书楼》.回复书号:《12》 即可继续阅读免费 《阴间调查局》 小说全文章节 !也可回复任何数字即可阅读其他各类最新的免费小说
(声明: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,大家一定要记得关注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,谢谢各位)

分享:
标签: 阴间调查局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涉及医学、法律、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,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