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学百科

广告

最新完整版灵异小说「尸凶惊魂」全文免费阅读

2019-01-03 18:18:54 本文行家:bosentu

尸凶惊魂作者:无声之夜简介:人,从生到死就是一个过程,看开了也就一口气。但是,这世上总有不愿意咽气的人,不愿意进棺材的尸,不愿意去阴间的鬼。干我们这行,说白了就是去掐断死人没咽下去的那口气儿…… 阅读全文搜索关注~微信,公众号:千千书楼。或QQ群聊927492676 由于文本可能有违禁词不能发太多的免费文本需要各位到公众号《千千书楼》.回复书号:《11》 即可继续阅读免费 《尸凶惊魂》 小说全文章

 

尸凶惊魂

作者:无声之夜
简介:

人,从生到死就是一个过程,看开了也就一口气。但是,这世上总有不愿意咽气的人,不愿意进棺材的尸,不愿意去阴间的鬼。干我们这行,说白了就是去掐断死人没咽下去的那口气儿……

     阅读全文搜索关注~微信,公众号:千千书楼。或QQ群聊927492676 由于文本可能有违禁词不能发太多的免费文本需要各位到公众号《千千书楼》.回复书号:《11》 即可继续阅读免费 《尸凶惊魂》 小说全文章节 !也可回复任何数字即可阅读其他各类最新的免费小说
(声明: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,大家一定要记得关注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,谢谢各位)

第二章 替命

见师傅回来,心中一阵惊喜,就要给师傅打招呼。

结果师傅却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:"兔崽子,回头在和你算账!"

听师傅开口,当场就给我震懵了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但师傅已经大步流星朝着李老三走去,李老三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嘴里不断讨水喝。

师傅一言不发,上去掐住李老三的嘴,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包盐,对准了李老三的嘴巴就开始倒。

而且一边倒还一边说:"你不是口渴吗?现在的我就让你喝个够!"

那可是一整包盐,这会儿全倒进一个人追嘴里谁受得了?

李老三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,瞪着双眼,嘴里还不断发出"嗷嗷嗷"野兽般的低吼。

师傅见李老三挣扎得厉害,对着周围的人便又喊了一声:"都愣着干嘛?过来给我按住他!丁凡,你去买瓶黄酒回来。"

大家都看呆了,现在听师傅开口,这才反应过来,迅速上前帮忙。

虽然不知道师傅要干嘛,但我没一会儿便买了一瓶黄酒回来。

师傅掰开瓶盖,直接就将黄酒瓶塞进了李老三嘴里,也不怕把李老三给噎着,直到他"咕隆咕隆"的喝完,这才停手。

而此时的李老三也不在挣扎,全身都在抖,嘴里还不断干呕,也不再要水喝了。

师傅见状,便给李老三松了绑。

刚一松绑,李老三捂着肚子就是"呕"的一声,开始不断呕吐,之前喝进肚子里的大部分水,这会儿大都被吐出了出来。

等李老三吐完之后,喘着气儿,好似也恢复了神智。

我他怎么了,昨晚还好好的,今儿早怎么就整成了这个样子?

李老三自己也犯迷糊,说临近天亮的时候,便感觉口干,想喝水。

到了最后就不受控制,至于自己后来做了什么说了什么,他已经记不清了。

殡仪馆的老秦见李老三如此,便问我师傅,这是中了什么邪。

我师傅皱褶眉,并没有直接回答。

只是说让李老三这三天别离开殡仪馆,也别靠近有水的地方,喝水也只能喝盐水。

等过完三天,他就没事儿了。

李老三自然知晓我师傅的厉害,连声感谢。

随后,师傅便冷着脸带我离开了殡仪馆。

这一路上都没对我说一个字,好似带着火气。

我也不敢说话,就在后面跟着。

等到了家,师傅"砰"的一声就关了大门,对着我便开口道:"跪下!"

见师傅发火,还让我跪下,我一时间有些懵:"师傅,你今儿咋了?"

"咋了?你这兔崽子昨晚干了什么,你自己不清楚吗?"师傅声音很大,双眼都要喷出火来。

我到有些委屈,但还是支支吾吾的开口道:"也就去收了一次尸而已!"

声音不大,可师傅听了却是火冒三丈。

指着我的鼻子就开始发火:"你这兔崽子,为师平日里怎么叮嘱你的?让你别碰尸体、别碰尸体,你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是吧!你知不知道李老三为何变成那样?"

听到这里,心头不由的一紧。

但也有些好奇的问道:"难道、难道是因为昨晚的收尸?"

"哼!昨晚你俩收的是对水猴子,而且又恰逢十五月圆夜。就你那三脚猫功法,随随便便就敢去收?现在人家缠上你俩了。"师傅带着怒意。

听到此处,我脑子里"嗡"的就是一声炸响。

被鬼缠上,光是想想都感觉可怕。

"师傅,你可别吓我。"一脸的惶恐。

"吓你?看看自己身上就知道了!"师傅背负双手,冷冷说道。

我不信,急忙掀开衣服,结果这一看,全身都凉了半截。

因为我身体上,竟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长出了和李老三身体上一模一样的黄斑。

我惊恐的咽了口唾沫,吓得连忙问师傅这是怎么回事儿,是不是得了皮肤病。

师傅却说,我这是被打鱼夫妇给盯上了。阴气入体,出现的"尸青斑",是厉鬼索命的前兆。

这话吓得我双脚打颤,真没想到单独出门去收一次尸,竟惹上了索命的水猴子。

"噗通"一声就跪了下去,让师傅救我。

师傅脸上很冷,但毕竟就我这么一个徒儿。

表情忽然缓和了一下,随即对我开口道:"这对打鱼的夫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常年在水库里使用绝户网。现在死了也活该,也算遭了报应。但要想让你去做他们的替死鬼,到也没那么容易!"

"师傅,那、那我该怎么做?"我诚煌诚恐的问道。

师傅沉默了少许道:"要么就躲,要么就送。送我是没那大能耐,但躲到可以一试。后院正好有口刚打完的棺材,今晚就去里面睡!晚上不管听到啥,你别出来和作声就是,等熬过三天,这事儿也就算过了。"

一听睡棺材,我当场便露出一脸的惊愕之色,问有没有其它办法。

师傅却沉着脸,说不想做打鱼夫妇的替死鬼,就让我照做。

我哪敢怠慢,只能点头答应。并问师傅,他晚上去哪儿?会不会陪着我。

师傅却摇头,说打鱼夫妇盯住的不单单是我一个人,而是我和李老三俩。

之前在殡仪馆说的话,完全是用来安慰李老三用的。

还说这事儿让他撞见了,他就要管到底。

李老三的情况比我危险很多,今晚他必须亲至去殡仪馆看着,以免李老三被水猴子勾了去……

天刚一黑,我便被师傅带到了后院。

后院有一口刚打完,还没来得及上漆的棺材,也是我今晚睡觉藏身的地方。

但除此之外,师傅还抱来了一只纸人,很奇怪的是,还套上了我的衣服。

我问师傅这是干嘛,师傅说这是用来迷惑那水猴子用的。

我不相信,那纸人和我的模样那可差远了,这也能迷惑?

可是师傅都懒得给我解释,还让我对着纸人敬香。

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师傅让我做,我也就做了。

随后,师傅便让我躺进棺材里,将棺盖给我盖好。

且叮嘱我,晚上不管听到什么,都不准出声,更加不准出来。

为了躲水猴子的纠缠,我自然明白师傅的良苦用心,点头称是,而师傅也随之离开。

躺在棺材里,真不怎么舒服,空间狭小,想翻身都难。

但我却偶然发现,棺材板的地方有一条没有密封好的小缝。

通过这条小缝隙,恰好可以看到不远处穿着我衣服的白纸人。

天越来越黑,整个人也变得昏昏欲睡。

大约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,周围忽然间就凉了下来,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。

整个人也在此时清醒了不少,定了定神,便通过缝隙观察外面的白纸人。

还在,并什么不同之处。

可就在我准备收回目光,躺在棺材里继续睡的时候。

那白纸人的肩膀后,却忽然之间,冒出一颗肤如白纸的女人头,那女人头始一出现,便对着白纸人一阵猛嗅,一副贪婪的样子。

这一幕来得极其突然,根本没有任何先兆。

瞳孔猛然间放大,一脸的惊骇,身体都在打颤。

差点没忍住就叫了出来,好在我反应快,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,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恐惧。

此时此刻,只感觉后背冰冷,手心里全都是汗,心里更是瘆得慌。

这应该就是缠上我,想让我替命的女鬼。

那女鬼在猛嗅了几下之后,从身后缓缓的伸出了手,然后从肩到胸,去抚摸那白纸人,一副妖媚撩人的动作。

这还没完,女鬼在抚摸了一阵白纸人后,还带着"咯咯咯"的诡笑,且沙哑的开口道:"小伙子长得可真白净,既然你不说话,阿嫂这就带去你河边洗澡!"

说完,那女鬼一把就抓住了白纸人的手,然后惦着脚,用着一种极其诡异的走路方式,拽着白纸人就出了我家后院……

上一章下一章
第三章 祸事

看着女鬼带着白纸人离开,提到嗓子眼的心,总算是放了回去。

此时全身都湿透了,想到刚才那一幕,便心有余悸。

女鬼虽然走了,可外面依旧很黑,凉飕飕的,没敢出去。

心惊胆战的躲在棺材之中,直到凌晨四点多的样子。

棺材盖忽然传来"嘎吱嘎吱"的的声响,心里又是猛的一紧,暗道是不是那女鬼又折返了回来?

本来有些睡意的我,顷刻间就精神了起来。

盯着棺材盖紧张得要死,但也不敢开口说话。

可是随着"咔嚓"一声闷响,棺材板被人从外面给打开了。

打眼一看,竟然是师傅。

本能的喊了一声,师傅。迅速的坐了起来。

师傅脸色严肃,微微的点头。

说没事儿了,让我出来!

棺材真不是活人待的地方,在里面躺了一宿,只感觉全身和散了架似的,又酸又疼。

师傅回来,在没什么顾忌,直接就从里面翻了出来。

同时开口问师傅,三叔那边怎么样了?

师傅叹了口气儿,说李老三命是保住了,不过那打渔的水猴子去找他的时候,却被吓得不轻!现在刚躺下休息。

同时还问我,之前的情况怎么样。

听师傅询问,我便将昨晚见到的,全都仔细的说了一遍。

师傅问完,微微的点了点头。

但也接着开口道:"不过这才第一晚,那水猴子今晚被骗,明晚肯定还会来索命!"

之前差点给我吓得半死,要是明晚还来找我,我真不知道自己的心脏受不受得了。

有些恐惧,但还是对师傅开口道:"师傅,今晚还是躲在棺材里,用白纸人骗那东西吗?"

师傅却是摇了摇头,说一个办法只能用一次。

今晚那水猴子上了当,明晚在用白纸人,肯定是不行了。

还说那水猴子明晚要是再来,肯定是捞不着好处,不会罢休的。

感觉自己明天可能会更加危险,便要问师傅明晚该怎么做,可以更好的瞒天过海。

可是不等我开口,屋外忽然响了老秦爷的声音:"老丁!不好了,祸事了、祸事了……"

师傅一听老秦这般喊道,一个转身,急忙就冲了出去。

听到"祸事了",我也迅速的跟了过去。

等到了门口,发现老秦爷一脸的焦急,还喘着气儿。

这会儿见我师傅出来,嘴里急忙开口道:"老丁不好了,李老三、李老三他……"

师傅是个急脾气,见老秦爷吞吞吐吐说出来,直接打断道:"李老三到底怎么了?"

老秦爷喘了一口气:"李老三,李老三淹死了……"

话音刚落,我和师傅的脸色都是猛然骤变,脑子里更是"轰"的就是一声炸响。

不会吧!刚才师傅还说李老三没事儿。

现在、现在怎么就死了?

师傅好似也不相信,一脸的惊愕:"鸡都叫了三遍了,李老三怎么还能死?快、快带我去看看。"

师傅显得很紧张,甚至脸上还带着忧郁。

老秦爷到也不磨叽,带着我们迅速的就往殡仪馆赶。

等我们到了地方之后,发现不远处的地面上,赫然躺着一名肚大如球的男子。

师傅挑了挑眉,和我们一同急急忙忙的就跑了过去。

等靠近一看,此人正是死去多时的李老三。

他双眸圆睁,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。

大大的张着嘴,好似生前经历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一般。

不仅如此,他的身子湿透了,肚子更是鼓涨得很大,应该是喝了很多的水。

师傅看着李老三的尸体,皱着眉问这到底怎么回事儿。

老秦爷也是一脸的迷糊,将之前经历的事儿说了一遍……

话说老秦爷和师傅用同样的障眼法骗过了那打渔的,且在等鸡叫三遍之后,就送李老三回房休息过后。

而师傅,便赶回来看我。

老秦爷见李老三睡下,便没有在一旁守着,则去上了趟茅房。

可是等回来的时候,却发现躺在床上的李老三不见了。

焦急的四处寻找,结果在小院的大水缸里找到了李老三。

这才将其拽出,但此时的李老三,早已经气绝身亡。

老秦爷拿不定主意,便跑来给师傅报信。

师傅听完,也检查了一下李老三的尸体。说李老三并非单纯的淹死,而是被厉鬼索命。

还说李老三的尸体比横死之人更加忌讳,必须马上烧掉。

老秦爷也在殡仪馆混了十几年了,自然清楚其中忌讳和门道。

听到这话,脸都吓白了,直接就点头同意了。

同时,师傅还说,那对打渔的水猴子不一般,敢鸡叫三遍出来杀人。

让老秦爷这几天也注意点,别犯了忌讳,成了那水猴子的牺牲品。

说完,师傅便用手合上了李老三的眼,和老秦爷一起烧了李老三的尸体,然后便带我回了家。

结果刚到家门口,却奇怪的发现门口多了一具白纸人。

破破烂烂的,而且这上面还穿过的衣服。

明显就是师傅给我用来做替身的那具白纸人。

我可是亲眼见到它那女鬼给带走的,怎么又突然出现在了我家门口?

见到这一切,心里一阵发慌。

而旁边的师傅,也是眉头紧皱,表情凝重。

"师傅,这、这纸人又被送了回来?"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师傅沉着脸:"先别管这些,进屋在说!"

说着,便带着我进了屋。

等到了屋里,师傅却深吸了口气儿:"小凡,事情有些超出我的预料。这打渔夫妇敢鸡鸣三声后索命,且在卯时将把纸人送回来,显然不一般。"

我从来没见过师傅如此忧虑的表情,有些惶恐的问道:"那、那师傅,我还能活命吗?"

师傅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沉默了片刻,说他现在也不敢保证。

说李老三已死,那对鬼夫妻就只差一个人替命了,所以今晚夫妇,必然来了找我!

如果能躲过,万事大吉,要是躲不过我可能就要交代了。

还说对方若是今晚在来,必然是要见血的。

我不太明白,问师傅怎么个"见血"法的时候,师傅却没说。

只是让我先好好休息,等到了晚上,让我听他安排就是。

而且说完这话,便急匆匆的出了门。

我一个人留在屋里,一想到李老三的死状,我就害怕。

那模样好似被人活活按在水里给噎死的样子,死得不知道有多疼苦……

大约傍晚五点左右的时候,师傅风尘仆仆的回来了。

不过师傅回来时,却带了一只大黄鸡回来。

个头很大,神采奕奕,而且没几根杂毛。

我见师傅抱着黄鸡,便问师傅这是干嘛?

师傅却说,他出去这么久,就是为了找这么一只大黄鸡。

还说我能不能熬过今晚,就得靠它手里的这只大黄鸡。

我一脸懵圈,问师傅这大黄鸡是否真能救我?

师傅提了提黄鸡,微微点头,同时给我解释了一番。

说这黄鸡通灵近人,运用得当,用来给我背命,到不成问题。

说等到了晚上,便用黄纸折个小人,写好我的生辰八字,给这黄鸡吃下,再在脚上系上红绳。

等那厉鬼上门,只需放出黄鸡。

女鬼便会和昨晚见到白纸人一般,会将黄鸡当做我。

只要我隐藏好,女鬼就算昨晚上过一次当,但见了黄鸡这有血气的活物,也能瞒天过海。

算是白纸人,升级版的障眼法,照师傅的话说。

只要不出差错,熬过今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

当然,前提是我必须隐藏好自己,不能暴露。

一旦露陷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因为这会儿还早,便和师傅吃了点东西。

可自己太困了,躺在沙发上便睡着了。

大约晚上十一点左右,我忽然被师傅低沉的声音唤醒:"小凡,快起来了,打渔的快上门了……"

上一章下一章
第四章 大黄鸡

突然被师傅唤醒,又听到这样的话,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。

而师傅直接就递了一件衣服给我:"把这东西先穿上!"

接过一看,却发现是一件灰漆漆的寿衣,上面还有一些印花。

见是这东西,顿时露出一脸的尴尬:"师傅,这不死人穿的衣服吗?你给我穿干嘛?"

师傅白了我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"让你穿就穿,现在开始,你就得当自己死个死人。"

"为啥啊?"

"你小子那那么多废话?告诉你,这寿衣可以压住你身上的阳气儿。要不然等那打渔的来了,你就等着和她去河里洗澡吧!"

听师傅如此开口,脸都吓白了,那还有什么怨言?急忙将其穿在身上。

同时,师傅将早已经写有我生辰八字的黄纸符塞到了黄鸡的肚子里。

并且飞快的将黄鸡的脚上套上红绳,另外一头则拴在了我的左手小指上。

做完这些,师傅让我抱着黄鸡,然后便带我出了门。

我问师傅去哪儿,师傅却说去殡仪馆。

说那儿阴气重,容易盖住我身上的气息,不容易被发现。

师傅这么说了,我也就没多话,跟着师傅来到了殡仪馆。

刚到这里,便见老秦爷迎了上来。

老秦爷是我师傅好友,也懂得一些粗浅的趋吉避凶的方术。

而我师傅见了老秦爷,也不绕弯子,直接开口道:"老秦,我带徒弟过来避避风。"

老秦爷点头:"场子里的人都回去了,就我一个!"

说完,老秦爷便带着我们往里走。

最后来到了停尸房,师傅说停尸房是整个殡仪馆阴气最重的地方,在这里藏身,可以最大限度的迷惑那打渔的女鬼。

随后师傅便让老秦爷回去休息,好似想要说些什么,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。

毕竟老秦爷也知道我们今晚面对的是什么,就算他留在这儿,也于事无补。

所以让我门今晚小心,然后便一个人离开了这里。

老秦爷走后,师傅便在停尸房内起了香。

让我给这里叔叔伯伯问个好,还让我在屋子洒了不少白大米,说是给的过路费。

同时,师傅还让我规规矩矩的给那只大黄鸡拜三拜。

说万物有灵,今晚这大黄鸡要给我背命,这是要替我挡灾,要我好好感谢。

对于师傅的话,我是言听计从,毕竟这可关系到了我的身家性命。

等做完这些,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。

师傅又对我叮嘱了几句,大概意思和昨晚给我说的差不多。

就是不能说话,不要随便喘气,把自己当做一个死人就行。

最后,师傅便指着停尸房里的一口黑棺材道:"小凡,今晚你就抱着大黄鸡躲在那棺材底下!"

那棺材是被架在板凳上的,下面空空如也,连块布都没有,这地方能藏人?随便一扫不就被看见了?

我有些纳闷儿,便问道:"师傅,你是不是说错了。那棺材底下连快遮挡的都没有,能藏人吗?"

师傅却没给我好脸色看,但嘴上还是解释道:"人能看见,不代表那打渔的就能看见。等她来了,你就把这大黄鸡放出去就成!"

听师傅这么一说,我也就放心了。

嘴里"嗯"了一声,便钻到了那口黑棺材下面,手里紧紧的抱着黄鸡一动也不敢动。

同时,师傅还递给一面八卦镜给我,让我在万不得已的时候,用来防身。

见师傅还站着,就问师傅躲哪儿。

可师傅却说,他如果留在这儿,阳气就会旺,容易让我暴露。

让我安心躲着就在,他会在外面盯着。

说完,师傅也就离开了这里。

此时的停尸房寂静无比,又黑又凉,而且还躲在满是棺材的房间中,那感觉真叫一个酸爽。

大约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左右,这密闭的房间之内,忽然间起了一阵阴风。

本来就冰冷的房间,这一刻更是凉了好几度。

经历做昨晚的那一幕后,我知道,八成是那打渔的女鬼上门了。

我瞪大了双眼,不断扫视四周,一脸的紧张。

忽然,只听"咔咔咔"一阵低沉的开门声响起,然后就见到不远处的停尸房大门,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。

这会儿紧张得要死,看着被推开的大门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而我手中的大黄鸡,这个时候更是挣扎了起来,变得很是躁动。

紧接着,我便见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屋外走了进来。

和昨晚见到的女人一般无二,一身白衣,惦着脚,走路怪异无比。

见到这儿,嘴里不要的咽了口唾沫,这、这就是打渔的女鬼,现在终于来了。

我有些惊慌,但还是没有忘记放黄鸡的事儿。

我急忙将躁动的黄鸡推出了棺材底,而那黄鸡"咯咯"叫了两声,拍打着翅膀就要跑。

但因为脚上系了红绳,所以根本就走不掉。

同时,门口的女鬼忽然扭头望向了大黄鸡,那惨白无色的脸上,顿时间露出了一脸诡异的笑容。

如同死鱼眼的眸子,更是死死的盯着大黄鸡。

看着女鬼的模样,我吓得都不敢呼吸,捂着嘴巴尽量把身子往里面靠。

而那女鬼却惦着脚,很是诡异的走了过来,嘴里还忽然发出沙哑撕裂般的声音:"小伙子真淘气,真让阿嫂一阵好找!"

说完,女鬼便走向了大黄鸡。

而那大黄鸡好似感受到危险了一般,显得非常躁动,而且还想避开女鬼。

可最后被那女鬼逼到了一个角落,躁动不安。

女鬼却露出一脸的诡笑:"小伙儿,你别怕。来让阿嫂摸摸!"

说完,女鬼便伸出那惨白无色,甚至有着锋利指甲的手。

那黄鸡那里还跑得掉?"咯咯"叫两声,便被女鬼一把抓住。

黄鸡不断挣扎,可是女鬼却爱不释手,不断抚摸着黄鸡的身体,特别是脖子。

嘴里还有些兴奋的开口道:"小伙子你可真性感,毛茸茸的,真有男人味……"

本来我还有些害怕,可是一听这话,我差点没咳出一口老血。这女鬼竟有这癖好。

同时暗道;鸡爷对比起了,今晚就只能委屈你了。

我想到到这儿,那女鬼便微微的张开了嘴,对着那大黄鸡的脑袋便吸了一口。

说也是奇怪,上一秒还不断挣扎,拍打着翅膀的大黄鸡,这个时候却和泄了气似的,当场就萎靡了,连脖子都歪了。

见这一幕,我只感觉全都都凉了不半截,鸡皮疙瘩一层层的往外冒。

这女鬼显然是在吸阳气,以前就听师傅说,厉鬼索命爱吸阳气。

而且被吸上一口,十天半个月都别想恢复。

要是被吸多了,当场身亡都是有可能的。

但也只是听说,从来没见过,现在算是涨了见识。

随着黄鸡萎靡不振,那女鬼的脸色却是猛然一变,露出一丝怒意。

嘴里还愤怒的开口道:"没用的东西,还以为是个精壮汉子,没想到这么虚!就这么点阳气。"

说完,那女鬼竟毫不犹豫,猛的一张嘴,对准了黄鸡的脖子就咬了上去。

顿时间,只见那黄鸡"咕咕"叫了两声,拍打了两下翅膀,然后便断了气儿。

女鬼嘴角染血,一把将黄鸡扔在了地上。

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,便转身离开。

见那女鬼离开,脸色顿时一喜,一脸的期待。希望这女鬼快些走,这样就又熬过了一晚。

可就在那女鬼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,变故发生了。

忽然之间,门外又惦着脚走进来一男的。

而那男的始一出现,我便认出了这是谁,赫然就是前天收的那具男尸,这女鬼的鬼老公。

那男鬼刚进屋,便望着那女鬼:"媳妇儿,那小子的命收了吗?"

而那女鬼微微点头:"收了。不过他的阳气好少,甚至都不够我吸上一口!"

说完,那女鬼还指了指那大黄鸡。

男鬼随即望了一眼,可是他这一瞅,脸色却是当即大变。

当场怒斥道:"你这傻婆娘,又着人家的道儿了……"

上一章下一章


    阅读全文搜索关注~微信,公众号:千千书楼。或QQ群聊927492676 由于文本可能有违禁词不能发太多的免费文本需要各位到公众号《千千书楼》.回复书号:《11》 即可继续阅读免费 《尸凶惊魂》 小说全文章节 !也可回复任何数字即可阅读其他各类最新的免费小说
(声明: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,大家一定要记得关注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,谢谢各位)

分享:
标签: 尸凶惊魂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涉及医学、法律、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,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